你的位置:首页 > 公司动态 > 媒体报道
公司动态

面向未来的方向——二十四道拐设计者邹岳生后人寻“晴”记

2015-09-08 16:01:09      点击:


稿件来源: 黔西南日报

邹人倜(前排右一)向晴隆县赠送邹岳生曾使用的罗盘。 龙波 摄

      9月4日上午,在晴隆县二十四道拐展览馆揭牌仪式上,邹人倜把一只老旧的罗盘庄重地交到了晴隆县工作人员的手中。

      这不是一只普通的罗盘,而是晴隆二十四道拐设计者,时任黔滇公路主任工程师、总段长邹岳生用了一辈子的罗盘。在邹人倜心中,二十四道拐因其在抗日战争和 二战东亚战场中的物资运输作用而具备了特殊历史地位,因此,工程师邹岳生建设二十四道拐所使用过的这只罗盘,也是弥足珍贵的文物,理应被晴隆二十四道拐展 览馆永久保存。

  “今年国家举行盛大的抗战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,就是教导我们铭记历史,面向未来。铭记历史,二十四道拐的历史地位自然也应该被 世人所知。”作为邹岳生的后人,邹人倜及家族显然还希望社会都知道,邹老先生在修筑二十四道拐,乃至整个黔滇公路、滇缅公路中的历史功绩。面向未来,“罗 盘是寻找方向的工具。”这其中的用意不言而喻。

邹人倜接受黔西南日报记者采访。 来源:印象黔西南

      发现二十四道拐

      邹 人倜是邹岳生六弟的长子,今年已经78岁。老人是西安文史研究馆馆员。伯父邹岳生1924年毕业于北洋大学土木工程科,是中国最早的一批接受现代大学教育 的大学生,毕生致力于我国公路、铁路及军用机场设计建设。研究抗战公路,研究和行走伯父当年行走的路径,这是邹人倜退休多年来最大的事情。

      邹人倜从《历史的弯道》一书里了解到二十四道拐的确切位置。“那是2005年,我第一次读到这本书,书中提到设计者‘周岳生’,我当时就下意识觉得,这可能就是我的伯父,而这二十四道拐就是老人参与修建的。”

当时,邹人倜当即就与堂兄,也即是邹岳生先生的儿子邹人杰(1921-2011,上海交通大学、复旦大学、同济大学原讲师、副教授、教授)联系,经过一家人多方查找档案和资料核实,最终确认,这“周岳生”确系邹岳生。

邹人杰的回忆文章里记述,他青年时曾两度穿越二十四道拐,这段“生命大通道”给他一生留下深刻印象:——“第一次是1942年冬,我从浙江大学龙泉分校赴昆明寻父。战火纷飞,道路险阻,几经辗转好不容易到达贵阳,又好不容易搭上一辆返回昆明的大卡车……过了晴隆县城……眼前突然出现一道奇异的景观:路面来回盘旋,左拐右弯,宛如苍龙夭矫,蜿蜒而下。”——“1967年,我随联大复员,取道上海前往北京完成最后一年的学业,又第二次经过二十四道拐……车上许多同学都站起身来,看!这就是二十四道拐。有人说,这真是伟大的杰作。”从邹人杰的回忆文章中可以看出,二十四道拐,这段雄奇险峻的盘山路,这段穿越二战风云的大通道,在邹氏兄弟心中,有着极为特别的分量。

       因为这段路,也因为这段历史,2009年11月,邹人倜专程从西安赶赴晴隆,第一次近距离观摩了这段在脑海中勾勒了多少次的“历史的弯道”。并对相关材料中误载的“周岳生”进行订正。

      情牵二十四道拐

      在此之后,邹人倜率家族众人,先后多次前往滇黔公路、滇缅公路,或徒步或驾车,踏访伯父曾经战斗过的地方。深切缅怀历史,缅怀先辈们所铸造的功业。

      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,听说晴隆县将要举行盛大纪念活动,二十四道拐作为国务院批复的80个抗战设施、遗址之一也要正式揭牌,还要成立二十四道拐展览馆。邹人倜再次坐不住了。

“这次我们来了19人,从世界各地赶来,就是为了一睹二十四道拐,踏访伯父曾经工作的地方。”邹人倜的妹妹邹彩如从大洋彼岸的美国赶来,现在定居德克萨斯州休斯顿。

      “伯父对我们整个家族的影响是无法描述的,看了这个二十四道拐,真是很震撼,也真切地感受到了伯父他们当年修建这段路的艰难。”邹彩如也已经73岁,“到晴隆来,也算是完成了一个这一生最重要的愿望。”

      “现在整个家族成员散居各地,有祖籍江苏盐城的,有居陕西西安的,也有江西南昌的。这些地方,都是老人家曾经工作过的地方,这些地方,也都有他设计修造 的公路。”在邹人倜看来,伯父一生都献给了国家的公路、桥梁和机场建设,“但这些年,只有晴隆二十四道拐,凝聚了一个大家族深深的感情。”

      罗盘代表着方向。在邹人倜心中,伯父则是一家人的方向。“这只罗盘,引导着我们来到晴隆,认识了二十四道拐,也重新认识了从战火硝烟中走来的邹岳生老先生。”

      西安超人 硅胶像 蜡像 仿真人 硅胶人